建站頻道
    當前位置: 中國美術家網 >> 藝術香港申通 >> 香港申通庫 >> 國外 藝術 國外 綜合香港申通
      分享到:

      在疫情中恢復的柏林藝術界

        作者:admin2020-10-16 08:20:33 來源:中國美術家網
        在疫情中恢復的柏林藝術界

        柏林藝術周博覽會現場 圖片:《紐約時報》

        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席捲世界半年有餘了,在歐洲,德國應該説是防控工作最為成功的國家之一。然而即便德國政府先後投入巨資來支持本國的文化藝術產業,疫情帶來的全方位影響仍然讓生活和工作在德國的當代藝術家們感到了深深的壓力。柏林,這個備受當代藝術家青睞的棲息地同樣受到了巨大的衝擊。

        從近幾個月的一些報道來看,柏林藝術中心的地位似乎岌岌可危。德國《世界報》(Die Welt)稱這座城市為“衰落中的藝術大都市”,英國的《金融時報》甚至認為藝術界已經和柏林“説再見”。這些觀點也許源於這樣一個消息:三位著名的藝術品收藏家——朱莉婭·斯托希克(Julia Stoschek)、托馬斯·奧爾布利希(Thomas Olbricht)和弗里德里希·克里斯蒂安·弗裏克(Friedrich Christian Flick)將帶着他們的藏品離開這裏。除此之外,去年12月,柏林藝博會宣佈停辦;今年2月,柏林著名的大型國際畫廊“藍色南方”(Blain Southern)宣佈關閉;而柏林市中心耗資七億歐元改造的洪堡論壇博物館,也在建設過程中遭遇了一場大火,這個“德國的新名片”險些毀於一炬。

        然而在後疫情時代,柏林的當代藝術場景仍將繼續——也許是以一種更為低調的方式,不再是僅僅因為低廉的生活成本而吸引藝術家的簡單模式。雖然柏林的房租一直上漲,但這裏仍然成為了各種實驗藝術誕生的場所,其藝術生態圈也逐漸地成熟。一些野心勃勃的畫廊主,比如1992年來到柏林的艾斯特·希珀(Esther Schipper),如今已經是全球藝術品市場的大鱷。而奧拉維爾·埃利亞松、希朵·史黛爾、鹽田千春等先後定居柏林的藝術家,也早已成為藝術界的大明星。疫情和國際局勢在2020年的急劇變化,也讓柏林這個藝術中心城市有了更多的思考與轉變。

        從近日埃利亞松在柏林紐格里姆施耐德畫廊(Neugerriemschneider)舉辦的個展“不遠未來的生命之光”(Near Future Living Light),就可以清晰地看出藝術家對後疫情時代的新思考。展覽標題就讓我們想起了20世紀初各種實驗藝術蓬勃發展的時期。展覽中,不同的色彩和形狀,在慢動作中顯現或消逝。埃利亞松利用了聚光燈、牆壁、黑箱和一組簡單的透鏡就完成了這種情緒的搭建。

        通過展覽中的這些光學裝置,埃利亞松不僅展現了他在幾十年中對感知、幻象和光學現象的理解和研究,同樣凝聚了這位藝術家在疫情封鎖期間的各種思考。“疫情到來的時候,人們反而更加親近了。”在漆黑一片的畫廊中,不斷變幻的光線和投影相互交織,呈現出獨特的魅力。“我們要面臨的遠遠不止是危險的新冠病毒,還有人權運動、所有書本之外的歷史記憶以及對人文價值的重新認識。同時,我們正在進入一個重新思考如何實現人類福祉問題的新時代,世界正在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變化。”

        埃利亞松的展覽,正是藝術家在我們這個特殊的時代,針對歐美政治兩極化和國際局勢面臨重構等重要議題的迴應。而近日在德國舉行的另一場重要的藝術活動,則體現出藝術家們在新時代尋求跨界合作的決心,以及對文化藝術傳承關係的重新定義。

        9月3日晚,在慕尼黑燈火通明的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導演的歌劇《瑪利亞·卡拉斯的七次死亡》被疫情耽擱了數月之後,終於在物理空間中首演。雖然可以容納23000人的歌劇院只允許進入500名聽眾,但互聯網直播讓這場歌劇受到全世界的關注。為什麼一個視覺藝術家會參與歌劇的創作呢?一部歌劇需要多個部門、數百人合作才能完成,而視覺藝術家無法全面掌控全局,甚至控制預算。但視覺藝術家並不會進行戲劇化的思考,他們雖是戲劇素人但同時擁有掌控一切的野心。音樂家理查德·瓦格納很早就描述過“整體藝術作品”的概念,這個概念在100年後由阿布拉莫維奇和其他一些視覺藝術家實現——還包括了大衞·霍克尼、喬治·巴塞利茲、羅伯特·威爾遜以及埃利亞松等。

        藝術界中的合作是跨界、跨地域的,這種國際合作模式也註定了某一個藝術中心城市面臨的風險,將分擔到全球所有的藝術生產和消費中心。柏林當前面臨的困難,説到底是整個藝術界在疫情期間發生回退的顯現,和其他城市或國家相比,柏林並無特殊之處。

        疫情對藝術界的影響也並非是單方面的衝擊,同樣存在着一些藝術機構“逆勢而上”的情況。9月初,柏林一家著名的夜總會“伯根”(Berghain)被改造成為一個開放的藝術展覽空間對外開放。這裏的開放展覽“柏林工作室”(Studio Berlin),吸引了115名居住於柏林的藝術家,展品包括了他們在疫情期間創作的攝影、雕塑、繪畫、影像和裝置作品等。按照組織者克里斯蒂安·博羅斯(Christian Boros)所説,這個展覽是為了“慶祝柏林成為一個大的工作室”。因為這個藝術空間建立的初衷,就是為了給那些來到柏林的年輕藝術家提供展覽的機會。

        相比於其他歐洲國家,德國政府在疫情中的嚴格管控措施和對文化藝術的支持較為成功。德國是最早在6月份就開始開放博物館的國家,也是在9月初唯一一個舉辦藝博會——柏林藝術周的國家。對柏林這個炙熱的藝術中心城市而言,疫情耽擱了藝術展覽,也的確讓一些藝術資本撤出,但這裏成熟的藝術氛圍和開放的環境始終讓藝術家們在逆境中充滿了韌性和鬥志。正像埃利亞松所説的那樣,“無論何時,我們需要相信烏托邦的存在;我們需要重新獲得夢想,沒有人能夠剝奪。”

        責任編輯:靜愚
      相關內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藝術展訊
        • 中國美術家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業務部: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香爐營東巷2號院3號樓6單元103
        • 郵編:100069
        • 電話: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術部:北京市西城區虎坊路19號院10號樓1803室
        • 郵編:100052
        • 電話:18611689969
        • 熱線:服務QQ:529512899電子郵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636(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5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