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頻道
    當前位置: 中國美術家網 >> 藝術香港申通 >> 香港申通庫 >> 魯迅 書法 書畫 藝術 北京 市場香港申通
      分享到:

      文風書風大相徑庭的魯迅

        作者:朱浩雲2020-08-20 07:38:03 來源:收藏快報

          (1/3)《行書偈語》,魯迅作

          (2/3)《致陶亢德信札》,魯迅作

          (3/3)《古小説鈎沉》手稿,魯迅作

          中國美術家網--讓藝術體現價值

        在民國時期乃至整個20世紀中,魯迅無疑是文化領域影響最大的人物之一。實際上,其成就和影響遠不止在文學創作、文學批評上,或者説他不僅僅是現代傑出的作家,還在翻譯、美術理論引進、書法及研究、篆刻、設計書籍封面插圖、基礎科學介紹和古籍校勘與研究、書籍版畫歷代金石拓片的收藏鑑賞等領域都有不菲的成就。筆者在研究魯迅的過程中發現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那就是他的文風書藝風格不一,甚至大相徑庭。

        有關魯迅的文風恐怕眾所周知,他向來以犀利、深刻、幽默、諷刺入木三分而著稱,嬉笑怒罵皆成文章。有意思的是,魯迅的書藝卻沒有像他的文風那樣鋒芒畢露。

        魯迅出生在紹興的一個書香門第,祖父周福清是同治十年(1871)辛未科進士,在北京任職;父親周伯宜是一名秀才。魯迅自小喜好書法,七歲上私塾學描紅,十二歲就讀於家鄉紹興壽鏡吾開設的私塾“三味書屋”,壽先生對學生嚴格,為人相當嚴厲。他教魯迅習字以歐體(歐陽詢)為主, 日課大字一張,數年從不間斷。魯迅還在家裏用小楷抄寫古文奇字,從小本的《康熙字典》的一部查起,把上邊所列的古文,一個個抄下來,訂成一冊。從那時起,在壽先生的教導下,打好了書法的基礎。

        1902年4月魯迅到日本留學,入東京弘文學院補習日語,期間參加了國學大師章太炎開設的國學講習會,成為章先生的一名弟子。回國後在1912年2月,魯迅應南京臨時政府教育總長蔡元培的邀請,出任教育部部員之職。這期間,是他經常讀碑,用毛筆抄碑,接觸歷代各種書體最多的一個時期,並從中體會、認識書法的真諦,形成了高超的賞鑑藝術眼光。

        更難能可貴的是,魯迅一生600多萬字著作,均用毛筆寫成,無論書稿、書信還是日記,從無懈怠之筆。如日記,居然找不到一處塗改,即使在他患病時,仍一絲不苟、字字精神。這樣的書法訓練,大多專業書法家也難望其項背。從存世魯迅書作看,他的書法大都是手稿信札形式,很少有對聯、條幅形制,書法以楷書和行書成就最高,作品結構圓轉,筋骨豐滿,古雅厚重,文氣十足。郭沫若1960年為《魯迅詩稿》作序時對魯迅書法有過這樣的評價:“魯迅先生亦無心作書家,所遺手跡,自成風格。融冶篆隸於一爐,聽任心腕之交應,樸質而不拘攣,灑脱而有法度,遠逐唐宋,直攀魏晉,世人寶之,非人而貴也。”也有評論家認為魯迅書法屬於內在的神采之美,即書法意義上的格調高古,經看耐讀,含有“高書不入俗人眼,入俗人眼者非高書”的意味。

        魯迅不僅喜愛中國書法,而且對傳統書法有很深的研究和獨到見解。筆者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有過一段關於中國書法的經典評論:“書法不是詩,卻有詩的韻味;它不是畫,卻有畫的美感;它不是舞,卻有舞的節奏;它不是歌,卻有歌的旋律。”這也成為了魯迅對書法的追求。同時,魯迅對自己的書藝非常自信:“不要因為我寫的字不怎麼好看就説字不好, 因為我看過許多碑帖,寫出來的字沒有什麼毛病。”

        魯迅敢這樣説,他是有底氣的,這與他幼學、大量抄古籍、抄拓片不無關係,特別是專注抄過上千幅古碑帖至少五年,從先秦抄到隋唐,一路抄寫,各個時期、各種風格的小楷都在潛移默化地在影響着魯迅。正如康有為所説:“臨碑旬月,遍臨百碑,自能釀成一體,不期然而自然者。”新中國成立後,全國不少地方的牌榜和報刊雜誌的刊名都選擇了從魯迅墨跡中找字體。雖然是從不同的信箋與日記找來的字,組合起來,卻是非常的和諧自然,大氣凝重,別具一格。如《浙江日報》《貴陽晚報》《蘭州晚報》《安徽日報》《瀋陽晚報》《錢江晚報》等。對於同時代的書家,能入魯迅法眼的也只有弘一法師及陳師曾的書法。魯迅曾託日本好友內山“乞得弘一上人書一紙”,他出版的《域外小説集》,請陳師曾題簽封面。實際上,魯迅的書藝風格與弘一大師書藝相近,恬靜平淡,沒有火氣和霸氣,我想魯迅或多或少地受到弘一大師的影響。

        時至今日,魯迅的書作已經是拍賣場上的搶手貨。記得2013年5月中國嘉德覓到了一頁魯迅《古小説鈎沉》手稿,尺幅不到一平方尺(22.5×29.8釐米)。此《古小説鈎沉》是魯迅關於中國古代小説史研究的重要著作,共輯錄先秦至隋代古小説三十六種,且加以校勘,為研究唐代以前小説的重要參考書。有趣的是,此《古小説鈎沉》手稿為周作人收藏,1961年以此頁贈鮑耀明,並題記“時在民國初元,距今已五十年矣”。由於此手稿為周氏兄弟合璧之作,故嘉德給出60萬—65萬元的估價,應該講,小小一頁紙給出如此估價已不低,不過上拍後,眾多買家競爭激烈,經過幾十回合較量,最後出人意料地以690萬元高價成交,高出最高估價10倍,轟動拍壇。同年11月,嘉德又推出了一頁《魯迅致陶亢德信札》,尺幅不到半平尺(16.5×22.8釐米),為魯迅於1934年6月8日致陶亢德的一封信,魯迅在信中討論了關於學習日語的一些建議和看法。魯迅曾留學日本,精通日語、德語,粗通俄語、英語,這篇關於學習日語的短文對後學者具有很強的指導性,甚而可看作是一篇關於語言學習的經典文獻。

        由於之前《古小説鈎沉》手稿拍出了690萬元的天價,嘉德公司大幅上調了估價,並給出了180萬—220萬元的估價,最後被一買家以655.5萬元收入囊中,高出最高估價近3倍。2015年北京匡時國際又覓到一件魯迅《行書偈語》, 尺幅24×20釐米,也是半平尺不到。儘管藝術市場調整態勢明顯,但該作上拍後,成交價仍高達304萬元,由此可見魯迅墨跡價值不菲,已非一般藏家能問津。

        目前只要市場上有可靠的魯迅墨跡露面,肯定會被眾多藏家甚至機構、博物館爭搶,價格也會出人意料的高。畢竟魯迅是一個時代的文藝旗手和代表人物,他影響了中國一代乃至幾代人,藏家若是能擁有魯迅的墨跡無疑是一種榮耀。實際上魯迅書作的價值市場,已經得到了最好的認可。

        責任編輯:靜愚
      相關內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藝術展訊
        • 中國美術家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業務部: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香爐營東巷2號院3號樓6單元103
        • 郵編:100069
        • 電話: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術部:北京市西城區虎坊路19號院10號樓1803室
        • 郵編:100052
        • 電話:18611689969
        • 熱線:服務QQ:529512899電子郵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073(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86(mb)